“爹爹化原型……”钱浅歪着脑瓜想了想,她是真的没亲眼见过,只在原主记忆中搜寻出了一个画面。化成原型的火光兽爹,的确像青冠说的,非常漂亮,一身火红皮毛,柔软的尖耳朵,带着火焰的脚爪,碧蓝的眼睛,尾巴光秃秃有些像老鼠尾巴,但是尾巴尖是一簇燃烧着的烈焰,威风凛凛,拼颜值的确是不输九尾狐。

可惜颜值不赖代表不了什么,就像青冠之前吐槽的那样,火光兽大约真的是上古异兽里面最废柴的一种,拼实力,大约也就是跟风狸差不多的水平,比毕方、螣蛇、九尾狐这一类实力强劲的异兽差远了。

“那么,青冠伯伯,”钱浅一扭脸,发挥了小孩子问问题绝不放弃的光荣传统:“为什么我不能像爹爹一样化原型?”

“这……”这个问题是真的把青冠问住了。他有些心塞地看着眼前包子脸,长着棕红色漂亮耳朵的小姑娘。孩子还小,总不能实话实说,半妖没办法化形吧?

说来也可怜,半妖不仅没办法化形,甚至也没办法想真正的妖一样,通过修炼完全化为人形。对于妖族来说,半妖血统不纯,妖力弱,是备受歧视的存在,而对于人来说,带着妖族特征的半妖,是比化形妖怪还可怕的存在,他们绝不会允许带着妖族特征的半妖出现在城镇中,以除妖卫道为己任的修士们,不会允许半妖接近人类。

半妖,在崇尚力量的妖族也并不是不受欢迎,他们作为食物,还是很讨大妖喜欢的。毕竟因为修士们的存在,嗜血妖物通常也不太敢过分挑战人类规则,随意吞噬人类,因此半妖的存在,给了他们正大光明杀戮的理由。对于残暴嗜血的妖来说,半妖是人,与人类同样香甜美味,为什么要浪费这样好的食物呢?

因此绝大多数的半妖,不为妖族接受,也只能选择用血脉灵符压制自身妖力,将自己的妖族特征隐藏,混迹于人类之中,这样至少安全。他们如果不用压制妖力的灵符,就只能一辈子带着妖族特征,躲避着妖或人,说不定哪一天,就殒命与嗜血妖物的捕猎,或者除妖修士的追杀。

只是,选择用血脉灵符压制妖族特征,需要付出惨痛的代价。与妖族特征一起被压制的,还有妖力。修士们并不能辨别出带着血脉灵符的半妖,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带着血脉灵符的半妖,其实已经成为了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,他们遗传自妖族的妖力会被完全压制,与普通人没什么区别,根本没有任何自保能力。

这也是明炴和流鸢夫妻选择荒无人烟的地方居住的原因。他们的孩子还小,他们不愿意自己的宝贝过早的面对这一切。明炴和流鸢,原本没想过要孩子,妖和人要孕育孩子其实不算容易。

爱上人类修士的明炴,早已做好了与妻子相伴到老,没有后代的准备,他早已想好,流鸢已经离开灵虚门,如果接下来修为没有进益,也就是两百岁而终,他到时候自废千年修为,陪着妻子一起死,夫妻两个忘川边上一起喝孟婆汤,但很令人意外,他们成亲没几年,流鸢怀孕了。

孩子像是天赐的礼物,尤其对于重视后代的妖族来说。流鸢怀孕这个意外,让明炴既惊喜,又担忧。明炴很清楚,半妖生存不易,他想要自己的孩子健康快乐的长大,一辈子不受任何威胁。

自从流鸢怀孕,明炴和流鸢都改变了对未来的计划。本来个性随遇而安的流鸢,又开始了勤谨的修炼,她希望自己实力强一些,活得久一些,能够长长久久的保护好自己的孩子。

而明炴,也已经放弃了等妻子百年后自废修为的计划。半妖的寿命比普通人要长很多,他不放心将自己的孩子独自留在世上,至少要护着孩子安安全全的过完一辈子,他才能放心去找妻子。

从流鸢怀孕起,原本住在小城里的明炴和流鸢就开始不断迁徙漂流,他们走过了无数地方,为了给孩子找个安全的居所。他们需要远离人烟,也必须避开妖族聚居区域以及大妖领地,这样的地方很难找,明炴和流鸢走了好几个月,直到明炴收到了青冠打发木叶鸟送来的讯息。

青冠是个实力强劲的木灵,已经在原地生长了两千年,棘苓木周边百里都是他的地盘,一般少有大妖经过。个性平和的他并没有种族歧视观念,几百年前,明炴曾经在青冠的地盘上修炼了百年,明炴是个好脾气的火光兽,和青冠相处得很不错,称得上是一对忘年交。

流鸢怀孕后,明炴离开了自己原本的领地,想要找个更远离人烟的地方照顾孩子,但他和流鸢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居所,知道他想起了自己的朋友青冠。

青冠果然没有让明炴失望,他很快回了信,邀请他们来自己的地盘安家,就这样明炴和流鸢在青冠的领地内安了家,养育了孩子。明炴和流鸢其实早已经想好,除非必要,绝对不离开青冠的地盘,而青冠也早已打算好了,帮这一对跨越种族的小夫妻,长久的照顾好他们的半妖娃娃。

第1514章:各位,请先做完主线任务(14)

只是,流鸢毕竟是羲和族人,掌管着上古星象图,善观天象推吉凶的羲和族。若是流鸢长久不回家,族里人很可能会用相术来推算她在哪里。因此为了避免引起族人的注意,流鸢每一年都会抽时间回一趟娘家。她从来没跟族里人说过她其实嫁给了一只火光兽,有个带耳朵的半妖娃娃。

流鸢的父亲远游在外,母亲闭关奉命镇守星象图已经十几年,再加上她从小就不是个引人注意的女孩,因此族中人只知道流鸢在外嫁人了,相公从来没跟着回来过,有人细问她也总是几句话搪塞过去,一直以来,倒也相安无事。

有青冠在,明炴其实挺放心,回娘家的妻子就要回来了,他一大早就去了两百里外的小镇,在那边买点东西,顺便等妻子一起回家。

而留在家里的青冠,则愁眉苦脸的面对着钱浅的一大堆问题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也正是这些问题,让青冠开始思考,明炴小两口计划让小琪钰一辈子留在他的地盘上离群索居,是不是……不太好?

这一天,钱浅第一次见到了她的新老妈。流鸢长得挺清秀的,当然颜值不如老爹火光兽,看起来是个普通清秀的女孩子,真要论起来,长相真算不上出色,不过她和一般修士一样,皮肤白皙干净,自带仙气飘飘的气质加成,整体还是好看的。

流鸢和明炴的性格其实反差特别大,她不太爱说话,整天安安静静,大半时间都在专心修炼,对于丈夫和女儿,表面上看不出多热情的模样,跟成天操心追着女儿唠唠叨叨的明炴简直两个样,但钱浅清楚,流鸢和明炴其实感情特别好,她这个修士妈妈其实特别爱老公爱女儿。

流鸢照顾钱浅照顾得很细心,她总是不声不响的尽力做好一切。每一天,夫妻两人合作在厨房里做饭,让家里唯一需要吃饭的钱浅坐在饭桌前,操心的明炴絮窝一样忙着整理房间,而流鸢则会坐在钱浅对面,用温柔的眼神望着她,偶尔轻声嘱咐她吃慢一些,就好像看着女儿吃饭,能给她带来无上快乐和满足。

每当看到这样的流鸢,钱浅总是很难想象,这个女人如果失去女儿会怎样。也怨不得她和明炴总是对自己的半妖孩子保护过度。身为修士的流鸢当然清楚,这世界对一个半妖有多么不友好。因为太爱了,所以才极度害怕失去吧……

但钱浅并不能永远停留在明炴和流鸢的保护圈内,她必须得出去做任务。况且,流鸢和明炴再加上青冠,他们的保护圈其实并不完美,原主最终还是只活到八岁而已。关于原主的死亡,钱浅并不能从原主的记忆中搜寻出太多细节,因此她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,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绝不可能是因为这对父母不够细心。

如此精心的保护还会出问题,钱浅知道自己未来将要面对的一定是非常棘手的情况,所以她愁啊,先愁怎么保住自己的小命,再愁如何让这一对小心的父母放她出去学本事。

钱浅原本想要提前开始修炼,可惜她这个半妖,用她当妖怪时候晒月亮之类的修炼经验似乎没啥用。这世界也并不存在灵根一说,周边灵力充沛,也不是用来吸收的,因此她以前在其他位面当修士的经验也基本废了,她现在别说驾驭灵力,连普通的修炼法门都摸不到。

钱浅知道,这样下去不行,继续生活在明炴夫妻的保护下,时时刻刻接受小心老爹牵丝咒的监视,她怕是要变成废物,连自己练剑都没机会。她的出路不太多,要不就是老妈亲自教,要不就必须出门拜个山门接受教育,总之不能这样废柴下去。


o1uqk.dlldcy.cn  x177.dlldcy.cn  u7o2.dlldcy.cn  hb4a5.dlldcy.cn  v88y.dlldcy.cn  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dlldcy.cn

本站千赢新版app-千赢官方网站-千赢体育官网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