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海当然不会无礼,他马上就冲着裴净行了一礼道:“不敢当盟主的问候,其实也没有什么危险,多谢盟主关心。”赵海没有表现出一点儿高傲的样子,他十分的清楚,面对这样的一个人,他要是表现的太过于高傲的话,那只会给自己惹麻烦。

裴净笑着道:“先生不必如此多礼,也不必过于拘谨,这一次我们武盟为什么请先生来,先生也早就知道了,而天魔道是什么样的势力,先生也应该知道了,我就是想要问一下先生,天魔诅咒,先生到底有没有办法破解?”

赵海点了点头,沉声道:“回盟主的话,天魔道有办法破解,在下在来武盟的路上,就仔细的想过这个问题了,而且有了腹案,在下就先说说,我原本是如何破解天魔诅咒的,这一点儿邓勇大哥是亲身体会过的。”

裴净转头看了一眼邓勇,接着笑着道:“邓勇,你到是因祸得福啊,竟然突破了宗师级,这可是好事儿,一会儿你在给我仔细的说说他们这一路的过程。”邓勇应了一声,一点儿也没有因为被裴净冷落而感到生气,虽然他是一个宗师级高手,但是在裴净面前,却还是没有一点儿高傲的样子。

裴净随后转头对赵海道:“先生接着说,详细的说说。”裴净显然是对赵海如何的破解天魔诅咒更加的上心,这一次天魔道为了对付赵海,可真的是下了血本了,就连天魔子都出手了,可见天魔道对赵海的重视,他到是想要看看,赵海到底值不值得天魔道如此的重视,值不值得他们如此的兴师动众。

赵海应了一声,随后开口道:“我破解天魔诅咒,一般有两种方法,一种就是直接破去天魔诅咒,天魔诅咒是一种特别的诅咒,他严格的说起来,是把一种诅咒与鬼上身的方法给结合了起来,在天魔道的人身上,留下一个种子,一但天魔道的人被杀,那个种子就会被激活,那个种子会带着天魔道那人的阴魂,直接就进入到杀他人的身体里,利用那阴魂对于杀他那人的恨意,一定不停的攻击他,不管是什么人,被鬼上身之后,都不会太好过,因为那阴魂会不停的消耗人身上的阳气,影响人的寿元,一般的人被鬼上身,用不了多长时间可能就死了,所以这种诅咒十分的厉害,也十分的难缠。”

说到这里,赵海停了一下,他接着开口道:“但是这种诅咒说白了,他也就是一种鬼身上一样的东西,想要破解他,其实并不是很难,用精纯无比的佛力或是道力,直接深入到修士的身上,直接就去除掉那天魔诅咒也就是了,当然,这种方法说起来简单,但是精纯的佛力道力,却并不是那么容易修练出来的,所以也有一定的难度,而用这种方法去除的天魔诅咒也只是去除,就像是一个人中了毒,这种方法也只是解了毒,对中毒的人,没有什么好处。”

裴净听着赵海的话,却是微微一愣,随后他看了赵海一眼,接着沉声道:“好处?你是说好处?”裴净已经听出了赵海的意思,赵海是说,用这种方法,不会对中诅咒的人有什么好处,那也就是说,他还有方法,可以让中诅咒的人有好处了?这让他更是吃了一惊。

赵海点了点头道:“是,还有一种去除天魔诅咒的方法,是对人有好处的,这就是第二种去除天魔诅咒方法,这种方法就是,利用佛力,把天魔诅咒逼入到修士真气之中,也就是说,要把对方的阴魂,逼入到真气之中,这么做就可以利用真气,一点一点的把那阴魂给炼化掉了,最后阴魂会变成修士的护体真灵,而且用了这方法之后,就在也不用担心会中天魔诅咒了,因为下一次在中天魔诅咒,那天魔诅咒也只会被护体真灵吸收,变成护体真灵的养分,装大护体真灵,当然,这种方法也是十分危险的,在炼化阴魂的过程中,人会幻象重生,就好像要走火入魔一样,所以炼化阴魂的人,必须要一边对抗幻象,一边推动自己的真气,如果不推动自己的真气,那真气就会被阴魂里的阴魂冷住,最后整个人就会被冻住,血气完全的被冻住,就死定了,如果只推动真气,不去管幻象的话,可能就会走火入魔,最后也会忘记推动真气的事情,依然是难逃一死,所以我说这种方法,其实是十分危险的。”

一听赵海如此说,站在一旁的刘公公马上就明白,赵海为什么说,如果帮他解去天魔诅咒他可能会更加的危险,如果破去他的天魔诅咒,就要废去他的修为,以免他走火入魔,废了他们修为,那也就只能用第一种方法,连天魔诅咒也全都废掉,不可能用第二种方法了,到那个时候他就是一个废人,除了养老等死之外,就没有别的出路了,因为他走不了第二条路,他现在本身就受到了心魔的困扰,如果他在用第二种方法,那就会直接走火入魔,只会死的更快,只是不知道赵海所说的,第三种方法是什么。

赵海也看了刘公公一眼,这才接着开口道:“这就是我破解天魔诅咒的方法,但是这种方法却只能由我自己来出手,我觉得这样并不好,而且这两种方法,都只能破解,不能防御,第二种方法虽然可以防御,但是那是针对中了天魔诅咒,炼化了天魔诅咒的人,对于那些第一次与天魔道战斗的人来说,这种方法就没有用了,一但中了这种诅咒的人太多,我没有办法及时破解他们的诅咒,可能会死很多人的。”

说到这里,赵海停了一下,接着开口道:“所以在来武盟的路上,我想了几种防御和破解天魔诅咒的方法,而这些方法就算是没有我,也是可以使用的,我先说说破解天魔诅咒的方法,我的想法是用法阵,道门的法阵也好,佛门的法阵也好,只要是产生强大道力可是佛力的法阵,都可以用来对付天魔诅咒,制作出这种法阵,只要中了诅咒的人,激活法阵,就可以引导道力或是佛力进入到自己的身体里,是直接击散诅咒,还是把诅咒逼入到真气里,都由他自己说的算,而且在这们的法阵里,要是把阴灵逼入到真气里,会更容易炼化,我相信只要有了这种法阵,那只要激活法阵,就可以破解天魔诅咒了,有没有我都是一样的。”

裴净一听赵海这么说,却是两眼一亮,不过他随后开口道:“这种法阵是不是很难布置?毕竟不管是佛力还是道力,其实都不是那么容易修练出来的。”裴净对于佛力或是道力可是十分清楚的,这两种力量都不是那么容易破解的。

赵海开口道:“其实也不只限于这两种力量,只要是阳属性,可以对付鬼物的能量都是可以的,只是佛力或是道力是最好的选择,而且这两种力量是可以通过法阵加持的,而且佛力和道力在破去天魔诅咒的时候,会收到修士的感激之心,他们可能会越来越强,至于说法阵里最一开始的佛力或是道力如何的产生,这很简单,一些庙寺里,经常使用的东西上,其实都带了佛力或是道力,但是这种佛力和道力,因为是在器物上,不能被人直接使用,我们就可以把这些器物,放到法阵的阵眼处,这样法阵就会激活那些佛力或是道力,然后在通过法阵的转换,就可以被人们使用了,如果想要让这股佛力或是道力不会流失的话,最好是时不时的就请僧人或是道士,对付法进行一些开光,同时使用法阵的人,也要对法器存一份感激之心,感激之情是一种愿力,会让佛力或是道力更强。”

裴净点了点头,赵海说的头头是道,他觉得赵海说的十分的有道理,在他看来,赵海说的这些,都是可以实现的,那也就是说,赵海说的方法真的可行,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,那他们以后还真的可以轻易的就破解掉天魔诅咒了,不一定要靠赵海。

赵海看着裴净,接着开口道:“至于说防御天魔诅咒,我也想出了两种方法,一种方法就是用替身,这种方法之前的黑鸦小队之人用过,我们要炼制出一种替身,这种替身里要有他们的生辰八字,要有他们的精血,这样当天魔诅咒发动的时候,就会以为那替人是杀他的人,天魔诅咒就会进入到替人身,而人却没事儿,但是这样做的话,那天魔诅咒不能在用了,而且一个替身的使用也是有限制的,我大概的推算了一样,就算是一个上等材料炼制的替身,最多也只能承受十次天魔诅咒,要是超过这个数字,那替身可能就会直接破损掉,而且这替身里的天魔诅咒不能为人所用,最后只能打破替身或是用火烧掉,那样天魔诅咒也就会消失了,这种方法的优点在于,他炼制其实是十分简单的,一般的道士都会制做替身,所以制做起来十分的简单。”

裴净点了点头,他现在真的是不得不感叹,赵海真的是一个天才,替身这种方法他早就听说过,其实就是道法之中一种十分简单的方法,是用来避邪的,但是从来都没有人想过要把他用在防御天魔诅咒上。

第五百四十九章 方法(二)

赵海接着开口道:“我说的第二种防御天魔诅咒的方法,也是用法阵,但是材料却是有些特别,要用百年以上的老槐树,然后经过炼制,制做成木牌,在木牌上,刻上法阵,使用的人在拿到木牌之后,还必须要在木牌上滴上自己的鲜血,刻上生辰八字,在用自己的真气炼化这块木牌,过程可能会更加的复杂一些,但是好处也是很多的,一但天魔诅咒发动,因为槐木阴属性,吸引神魂的特点,就会被直接吸入到木牌之中,而这样的木牌里,是可以最多存五十道诅咒的,而这些诅咒在到了安全的地方时,还可以用真气从木牌里,把诅咒给引到自己的身上,然后用真气炼化,可以把那些诅咒一个一个的引到自己的身上进行炼化,这样就可以得到护体真灵了,所以这种方法是十分强悍的。”

说到这里,赵海停了一下,这才接着开口道:“这些就是我对于防御和破解天魔诅咒的所有构想,但是如果真的想要把这些构想用到实处,还必须要经过试验才行,只有试验成功,这些构想才能真正的有用,不然的话,贸然的使用这种方法,可能就不会有什么效果,不过有一种方法却是不用经过什么试验,因为我已经试验过了,就是替身的方法,这种方法绝对是在用的。”

裴净等到赵海说完,他的两眼不由得闪过了一阵的异彩,随后他不由得哈哈大笑,拍案而起,大笑道:“好,太好了,先生大才,这样的方法我们竟然从来都没有想到过了,要说起来,先生你用的方法,好像也都不是特别的复杂,但是我们却从来都没有想到过,这真的是该死,该死啊。”

赵海连道不敢,裴净看着赵海道:“先生能不能说说,你到底是如何想到这些方法的?”裴净还真的是很想知道,赵海到底是如何想到这些方法的,这些方法听起来好像并不是很复杂的样子,甚至如果他们有这样的思路,他们只需要好好的研究一下,也可以研究出破解天魔诅咒的方法,可惜的是,他们缺的就是那一点点的思路。

赵海一听裴净这么说,不由得微微一笑道:“让盟主见笑了,在下第一次见到天魔诅咒是在上平领那里,当时在下并没有把这个当成诅咒,而是当成了一种鬼物来处理的,却没有想到,竟然起到了很好的效果,盟主你们可能是把这种诅咒一直都当成诅咒来处理,从来没有把他当成鬼物来处理,所以才没有想到这些方法。”

裴净一听赵海这么说,不由得一愣,随后又是哈哈大笑了起来,接着沉声道:“有理,有道理啊,我们确实是从来都没有把这种诅咒当成鬼物来处理,一直把他们当成了诅咒,而现在一听你这么说,我这才明白,你刚刚说的破解诅咒和防御诅咒的方法,好像全都是用来对付鬼物的方法,哈哈哈哈,怪不得,怪不得呢。”

赵海也是微微一笑,没有开口,裴净好一会儿这才平静了下来,他看了赵海一眼,接着开口道:“先生这些天,一直奔波,也十分的辛苦,我已经在武王宫里给先生准备了住的地方,先生先去好好的休息,等到先生休息好了,先生就可以把你试验所需要的东西,全都告诉我,我给先生准备好,希望先生可以把你提到的那些东西,都尽快的试验出来。”

赵海连忙站了起来,冲着裴净行礼道:“是,盟主,多谢盟主关心,在下一定尽全力,尽快的把在下所设想的东西,全都制做出来。”裴净点了点头,随后让刘公公领赵海下去了,还特意交待刘公公,把赵海的侍女也接到武王宫里来,这才让赵海离开了。

赵海离开了裴净的书房,跟着刘公公一直往前走,很快就到了武王宫里一处院子,这处院子名为四季园,赵海进了院子这才发现,这里竟然是一处很大的院子,而且看起来,是专门用来给裴净放松的地方,院子里绿树成荫,小桥流水,各色花木应有尽有,十分的漂亮。

院子里还有一栋小楼,两座小庭,看起来真的是十分的漂亮,呆在这里就会让人感觉到身体放松,而赵海在进了院子之后就看到了象雄,象雄正站在站子里,在他的面前放着几个篮子,里面放着很多的水果,象雄正在吃水果,一看到赵海进来,他就叫了一声,随后马上就向赵海走了过来。

等到象雄到了他的身边,他就轻轻的拍了拍象雄的鼻子,安扶了一下象雄,随后就让象雄自己去吃水果去了,而他却是跟着刘公公去了小楼那里,到了小楼那里,刘公公就对赵海道:“这园子里现在没有人,咱家回去之后会安排几个人来侍候,在把先生的侍女给接过来,不知道先生你是想要太监侍候还是要侍女侍候啊?”

赵海摇了摇头道:“不用了,把我的侍女接过来就好了,我喜欢清净,不喜欢太多的人,在说了,我也只是在这里休息一天,昨天就准备动手试验了,到时候那试验可不能是我一个人做,可能还会来其它人,到时候在说吧。”
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dlldcy.cn

hak.dlldcy.cn  5mv.dlldcy.cn  w84pr.dlldcy.cn  wnuts.dlldcy.cn  okev.dlldcy.cn  

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