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深深刻印到她灵魂深处的话语。

格尼薇尔、兰斯洛特、葛汉利、加雷思、莫德雷德……

所以,她想得到圣杯,希望不列颠能重新选王,让“懂人心”的王,带给不列颠新的希望。

只是,当Saber将自己的愿望说出口后,她并没有得到征服王跟吉尔伽美什的理解。

相反,两人都收敛了脸上的笑容,看向Saber的目光,充满了不可思议。

“呐,我说Saber……”

征服王将酒杯放在地上,将手掌覆盖在酒杯之上。

如果之前他没听错的话,Saber是没资格与他同桌的。

“你刚才说的意思,是你想改变命运?也就是颠覆不列颠的历史么?”

“没错,那是只有奇迹才能实现的愿望,如果圣杯真的是万能的,那么它一定可以实现……”

Saber还未说完,吉尔伽美什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一般,一双红瞳盯着Saber,发出了偷(愉)税(悦)的轻笑。

“这有什么好笑的?Archer?”

Saber站立起身,附着铠甲的右手拍在自己的胸口:“我为之举剑,献上生命的国家灭亡了,因此赶到难过,想要挽回这一切,有什么好笑的?”

只是,她的这番做派,更是让吉尔伽美什赶到偷(愉)税(悦)。

“哈哈哈哈,Rider,你听到了么?”

“这个号称骑士王的小姑娘,偏偏说什么吧‘生命献给国家’,哈哈哈哈……”

“这有什么好笑的?既然身为王者,当然祁望自己的国家永远繁荣!”

“不,是你错了Saber!”

征服王松开了覆盖酒杯的右手,Saber的话,让他觉得跟Saber共饮是一种侮辱。

“王与国家的关系,不是王将性命献给国家,而是国家与百姓向王献上他们的身家性命!”

“你说什么?这不是暴君才有的想法么?”

“正是如此,我们正因为是暴君,所以才会是英雄!”

“不过Saber,若是有人为自己统治国家的结局心有不甘,那么,这个人最多只能算是昏君,连暴君都不如!”

“Saber,如果自己统治的国家灭亡,这是因为群臣与百姓们选择的生活方式而得到的结果,王可以哀悼,可以流泪,但绝对不能后悔!”

“这么会……”

“而Saber你则是更进了一步,想要彻底推翻历史,如此愚蠢的行为,就是在侮辱与你一同创造历史时代的那些人……”

“Rider,只有暴者才会歌颂灭亡的美好,国家灭亡了,那些弱小的百姓怎么办?正确的统治,正确的治理,带领国家与百姓过上繁荣的生活,这才是‘王’应有的行为吧?”

“那么,身为国王的你,是‘正确’的奴隶么?”

“那也无所谓!”

征服王跟Saber两人越吵越大声,而吉尔伽美什一边品酒,一边看戏。

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

警告 / WARNING

千赢新版app-千赢官方网站-千赢体育官网可能令人反感;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,傳閱,出售,出租,交給
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,播放或播映。



8v1.dlldcy.cn  ndi.dlldcy.cn  ig7.dlldcy.cn  d57lw.dlldcy.cn  caw4y.dlldcy.cn  

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, circulated, sold, hired, given, lent, shown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.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.